50後,真正要完成的是自己的人生課題!若內心裝的皆是他人的價值觀,那你還是你嗎

撰文 :蘇絢慧 日期:2021年05月07日 分類:退休規劃 圖檔來源:達志(示意圖,非當事人。)
示意圖,非當事人。圖/達志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把能量花在錯的人身上,將使你耗竭殆盡,得不償失。

人生有很多混亂的情況,最常出現的混亂之一是,有人莫名其妙地把他的人生問題丟給你,認為你「應該」要幫他處理,有義務回應他,不論他需要什麼,你都有責任應該滿足他,有義務讓他滿意,不然你就是狠心無情、見死不救、自私自利,是沒道德良心的人。

 

他只要開口了,出張嘴,你就好像被按下某種無意識的「設定」—「應該」要讓他滿意、「應該」要讓他滿足、「應該」要幫他妥善處理,不論這究竟和你有沒有關係,或者你到底實際上有沒有那樣的能力。

 

如果這是你的情況,很混亂地就承接他人的情緒和人生責任,那麼估計你也會很混淆地把自己的情緒和人生責任丟給別人。

 

為什麼呢?這是人的補償心理,因為你一不注意就去拯救和承擔別人的人生課題,你覺得被虧欠了,會想從另一處得到補償,於是就會心理失衡地期待著誰也來拯救和承擔你的人生課題。

 

你從來沒有試著去清楚思考,總是不可自拔地就為他人而累、而苦,為他人擔憂,因此你活得很累很苦,很哀怨地想為什麼就沒有人來為你無盡付出?也給予你所需要的支撐呢?

 

你好希望有誰出現來拯救你的生活,讓你可以安逸些,不要那麼辛苦。你總是疑惑:為什麼你就要這麼辛苦、這麼悲情?為什麼別人的生活,總是活得好像很輕鬆,一副事不關己?

 

你的思緒像是一團纏繞打結的毛線球,想不清楚究竟是誰讓你那麼辛苦、那麼累?是你真的必須活得那麼辛苦?還是如果你不為他人活得那麼辛苦,你就會自動地覺得不安和內疚,深怕自己過得太好,對不起身邊某個很悲苦、很不幸的人?

 

陷入尋求補償的惡性循環

 

大部分的時候,我們像推骨牌一樣,他人推倒我,我就來推倒你;他人剝削我,我就來侵占你。我們身邊越是無力抵抗、無法離開我們的人,就是我們最容易占便宜、侵犯的對象。

 

而一個人被某一方侵占和剝削,就會向比自己更弱、更卑微的另一方去索討、去侵占。這就是補償作用,明明遭受到某個人的壓迫或惡意對待,卻向另一個在身邊沒地位的人發洩脾氣。這也是許多伴侶或孩子被當成出氣筒,承受惡意對待的原因。

 

不要小看我們的內心這種需要平衡的本能,一旦有所失衡,我們就會想辦法從別人身上、別的地方把自己覺得被虧欠的感覺「補償」回來,卻怎麼也難以清明覺察,我們都要先學會照顧自己及堅定自己,而不是任意地相互推倒及覆蓋。那樣的吞噬及剝削,是人際關係的毒素,讓我們都深陷在不健康的霧霾中,直到生病、虛弱和陣亡。

 

我們的社會,要建立界線並不容易。沒有界線概念,界線含糊不清,幾乎是我們生活的日常。回想你從小到大的經驗,是不是有許多話語從小聽到大,你幾乎沒有反思這些語句的含意,就照單全收?例如:

 

「你不要那麼愛計較」

「吃虧就是占便宜」

「算了算了,大事化小、小事化無」

「能者多勞,有能力者就是要多做一點」

「你要多服務別人,服務別人是有愛心的行為」

「不要有意見,叫你做,去做就對了」

「讓你多做一點,是看得起你,不然拉倒」「你那麼小氣,只是用一下你的東西,有什麼大不了」

「都是為你好,才要你這麼做」例子很多,不知道你認為生活中,最讓你界線混淆,感到疑惑、不舒服,卻又不得不做的話語是什麼呢?

 

這些在「我」和「你」和「他」之間混淆成一團的立場、權利、感受、思想、價值觀、生命信念、人生課題及需求,總是讓我們過度承擔別人的責任,又自動地把自己的責任推卸出去。

 

你這一生,真正要完成的是自己的人生課題,能成為的也只有真實的自己。若是內心裡裝的皆是他人的認為、觀點、價值觀、感受和評論,那,你還是你嗎?

 

 

這個世界有你存在,正因為你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個體。但假若你總是擔心別人怎麼想,也總是把別人的觀點和眼光當做自己的,想要符合別人的標準,你還會是那一個獨一無二的你嗎?

 

如果你要成為真實的自己,想要好好了解及認識這個你要相處一輩子的軀體與心靈,那麼,你真正要做的,是透過界線的設立和維護,好好地把自己的部分認出來,真正分辨出:「什麼是我的想法」、「什麼是我的感受」、「什麼是我的選擇和決定」。然後把別人的想法、感受和他的選擇及決定歸還給他,不要攬在自己身上,那麼,你將會少掉許多無謂的焦慮與煩惱。

 

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,健康快樂每一天

 

(本文摘自《立下界限:卸除生命中不必要的內疚感,找回平靜,成為溫柔且堅定的自己》,天下雜誌出版,蘇絢慧著)

 

延伸閱讀

熱門文章

她提早退休沒人陪玩,強烈孤單感來襲!3故事啟示:學著享受人生專屬時間就是現在

撰文 :林靜君談心室 日期:2021年04月29日 圖檔來源:達志(示意圖非當事人)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沒有人在身邊就懶得出門,只能自己一個人的時候忍不住唏噓,總要拉個伴或者成群結隊才會安心。如果一直是這樣,那就太可惜了!

 

采采(化名)去年提早退休,一開始她心喜終於不用被工作綁住,但接續而來的新冠肺炎疫情,讓原訂的計畫被迫改變。先生和女兒有自己的事情要忙,朋友多數還在工作崗位,要找人聊天次數多了,自己都覺得礙事。強烈的孤單感,讓她懊惱早知道就不要提早退休,不會時間多到發慌。

 

疫情封鎖終會終結,但孤獨感不減

 

關於孤單這件事,新冠肺炎之後各國鎖國封城,全人類的孤單達到前所未有,雖然封鎖總會有終結的一天,但孤單的感受會因此而減少嗎?答案並不樂觀。21世紀直接被稱為「孤獨世紀」,隨著生活型態的改變,人類只會愈來愈孤單。

 

研究顯示,孤單致百病,長期感到孤單的人壽命也比較短。因為,長期人際疏離的狀態,感到孤單會讓身體處於發炎狀態,影響免疫系統,也會有較多三高及心臟等疾病。所以,孤寂也被稱為健康殺手。

 

愈來愈多的國家,把人疏離的孤單當成國家問題在研擬,英國2018年設有「孤獨大臣」,是世界首位從政府職位處理國民的孤獨情緒問題的官位。

 

在台灣要依賴社會政策來因應退休而來的孤單感,應該是還有很長的一段路要走,回到個人的小小世界,如果孤單不利於健康,但又是難以改變的趨勢,那該怎麼辦?

 

改不了環境,從自己來翻轉孤單

 

逃不掉的,就正面迎接,一直在躲避也是很耗能傷神的。改變不了環境,但我們可以改變自己來翻轉孤單。

 

最近看了一部日劇《獨活女子的守則》,推薦給身邊好幾個像采采這樣這麼抗拒獨自行動的人。這部劇以日本這幾年興起的女性「獨活」為主題,敘述中年的單身女編輯如何積極享受獨自時間的活動。

 

在該劇第一集女主角自己到燒肉店,因為不用為聊天社交分心,因此得以細細體會舌尖與烤牛舌之間的繾綣,她自己體驗了情趣飯店,沉醉在被寵的氛圍。觀看挑選的主題,覺得很有啟發,隨之躍躍欲試。

 

獨自一個人,感受歲月靜好的感動

 

螢幕中人心滿意足的神情,讓我想到自己由衷讚嘆事物的美好,多半是一個人的時候,前幾天在小公園坐在長條的洗石凳子上,兩隻鬧著飛舞的鵝黃粉蝶,襯著春光爛漫,片刻之間真有歲月靜好的感動。

 

如果身邊有伴,五官沒有機會專心的放大,感受應該就不會這麼深。

 

有一位中年朋友則是每周選出兩天的時間,在市區騎單車「探險」,她用的方式是騎單車任意繞市區的巷子,累了就找個地方把車子鎖好,搭公車或捷運回家。下一次再搭車去單車,再隨興騎漫遊,如此日漸擴充生活接觸圈。

 

一個人愛怎麼走,就怎麼走,不用配合別人的需要,她形容這種叫自由的滋味。

 

有意識地與自己相處,就能沉澱下來

 

前面3個例子,都是從孤單一人的況味,昇華成為獨自享受的專屬時間。

 

還有一個更極端的案例,法國記者、旅行家席爾凡.戴松受夠了喧囂的世界,一個人到西伯利亞森林住半年,最近的小村落在120公里外,戴松說,「在這裡,我見識了冬天和春天、幸福、絕望乃至於平靜」。

 

我將戴松紀錄隱居西伯利亞的日記《貝加爾湖隱居扎記》放在床邊案頭上,睡前或睡醒時看心情,只翻戴松當日的日記來看。在荒涼的流放之地,戴松體悟到「也許所謂的富有即在於坐擁獨處、空間和安靜」,這簡直接近宗教般的「真空妙有」。

 

少了外界的打擾,加上有意識地與自己相處,人方能有機會沉澱下來,把獨處、把安靜當成是資源。離開職場,我們可以高興不用再去做不想做的事情,例如打卡、人事傾軋,但我們可以更進一步做到高興什麼就去做什麼,沒有什麼事,非得要有伴才能做。

 

化解孤單的最好方法就是享受它,這不是在詭辯。而是當我們可以用享受的態度在體驗事情時,心情會是滿足的。滿足就是不缺,既然不缺,有沒有另外的人也就不重要。自己就是自己的最好的伴

 

與自己為伴,孤單也就不孤單了。

 

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,健康快樂每一天

延伸閱讀

熱門文章

壓力獲得紓解,可以燃起你久違的快樂!2招正念減壓讓歡喜代替哀愁、微笑不再害羞

撰文 :陳創農 日期:2021年04月23日 圖檔來源:達志(示意圖,非當事人。)
示意圖,非當事人。圖/達志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我在操場超慢走運動,沒有想別的,只是用心感受我走了幾步,哪一腳較用力。練就「正念減壓」後,壓力減少,快樂就悄悄的來呢。

有句話說:「泥菩薩過江,自身難保。」年屆中年之後,更有感受。因為這時的人生已歷經風霜,且為養家不得不忙碌工作,真的是自顧不暇。像這種中年危機感,平常不好向旁人傾吐,最好的場合就在同學會。為什麼呢?一則老同學嘛!熟識度夠,再則境遇雷同,故所有的話可以說得明白,說得淋漓盡致。我把這些互吐苦水的現象,戲稱為「中年牢騷」。

 

這牢騷,雖因人有些差異,但仔細歸納,亦有不少雷同之處,苦水內容大略是這樣子的:檢視過往的年輕歲月,屬於自己的時間寥寥無幾,人生倒像是在下象棋。有時候是棋子,任人橫向東西縱向南北;有時候自己是下棋的人,惟仍需聽命走過楚河漢界。

 

感嘆啊!人生就像管理學的「80/20法則」,選擇了大格局,縱橫江湖,升官發財,仍有二○%的人說你喪失了自我;選擇了平淡,重視生活,又被八○%的人冷言酸語,說是平凡。

 

人生在某些時候,就這樣徘徊蹉跎掉了,由不得自己。真實的人生,誰不喜歡躺在大樹下,冥想有趣的事;或躺在草原上,享受陽光的味道。只是,為了養兒育女的責任,只好為五斗米折腰,選擇庸庸碌碌流轉多年。

 

可是,在紅塵中,誰不曾萌生夢想?總想掙脫平凡的日子,創造自己的格局;總想世間棋盤夠大,只要努力一定有所得;總想正面看待慘況,期待陽光;總想寬待別人,朋友滿座;人生就有這麼一堆的夢想。只是,生活卻多遇到無奈,夢想的事總又落空了。每看到別人早就過著閒雲野鶴的日子,又不自覺落寞不已。

 

要不得的中年鬱悶

 

以上的歸納,只是中年人的普遍感慨,說出來叫牢騷,不說出來,恐須改稱「中年鬱悶」了。臺灣人把這種有事埋在心裡的現象,叫作「心肝結歸球」。因為鬱悶多了,就好像球撐大了,充滿了泥菩薩過江的憂心,這形容真是貼切。我曾問醫界的朋友,這種憂心會不會是病啊?

 

朋友說在醫學上,管這種憂心忡忡的人,叫做有「避害性格」。有此性格的人,最愛有事沒事預期性擔憂,明明不會發生的事,就莫名其妙害怕起來,從外表來看,這種人是一臉倦怠,自嘆自艾,充滿無力感。結果是越想「避害」,越是發生憂鬱、焦慮而偏頭痛或失眠,根本是越避越害啊!

 

我認為像這種「中年鬱悶」現象,其實是不必要的。因為發牢騷雖令旁人討厭,但有不平之鳴,總是情緒的反應,停留在感慨,那叫「通病」,「通病」終究還不是病啊!因為照前面臺灣話的解釋,發牢騷的話,心肝就不會結成球,較不容易得病啊!是故發牢騷似乎比鬱悶較好。

 

佛說:「菩薩畏因,眾生畏果。」講的就是這個道理。也就是勸人千萬不要有鬱悶的因,產生了生病的果。

 

規勸四面八方襲來

 

當然,生病終究還是要找醫師。不過,如果還不到鬱悶成疾階段,但已讓知心好友都看得出來,因為怕你生病,接下來的場面,就是各方的「規勸」。

 

這場面極為普遍,極為囉嗦,從四面八方來。

 

這「規勸」的場景,常是別人說,當事人負責聽。左一句「良藥苦口利於病」,右一句「忠言逆耳利於行」,什麼道理都能搬出來,當事人多數是左耳進右耳出,沒什麼效果。

 

怪不得有人說,一個人的態度、行為、信賴、忠誠,是不可能用說的來改變什麼;但是,這「規勸」對鬱悶的人,可辛苦了。面對來自各方的好意,心裡雖招架不住了,但性格使然,這種苦又只能往肚裡吞。

 

還好,這群「規勸」隊伍中,也有溫柔的人,他們說看禪詩也可靜心。一般禪詩是來自禪修心得,古來禪詩不知凡幾,但我從一些禪詩中,也看到了憂愁的共同端倪。

 

其中,我認為講得最明白的,就是宋朝禪師無門慧開的禪詩〈頌平常心是道〉,她在這首詩這麼寫著:「春有百花秋有月,夏有涼風冬有雪;若無閒事掛心頭,便是人間好時節。」

 

由此可見,無門慧開禪師應是認為心中有「閒事」就容易鬱悶,既然鬱悶,哪看得到春花、秋月、夏風、冬雪啊!像這樣的見解,比她早出生約四百多年的唐朝詩人王維,也有同感。

 

他在〈鳥鳴澗〉這首詩中這麼形容:「人閒桂花落,夜靜春山空;月出驚山鳥,時鳴春澗中。」

 

可見詩人王維也認為人有閒,才能感受花落、山空、鳥飛、鳥鳴啊!但是,心中有「閒事」,推究也不是人語或禪詩規勸就可消除。因為那是別人的經驗、別人參悟的智慧。人真要靜心,恐怕要自己做些什麼,靠自己體驗才能有救吧?我再次請教醫界的朋友:「世間有沒有一帖解救良方?專治這種憂心忡忡的病啊!」

 

解憂乍現

 

還真有方法,但這種參考佛學的減壓方法,也未免來的太晚了。

 

假如我們以西元六十七年東漢佛教傳入中國算起,那麼一九七九年由卡巴金教授,於美國麻州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,創始的減壓門診作結算,以醫學科學方法去評估類似禪修的成果,足足等了一千九百多年。

 

這減壓門診的方法,大約是上為期八週的「正念減壓」課程,其正念源自於佛教禪學的概念,但我不談學術的,我有興趣的是這課程真有用嗎?我的醫界朋友查了一些結果,讓我訝異,並有了學習興趣。

 

過去禪修對身體健康的影響,是有一些蛛絲馬跡,《黃帝內經》上是這樣形容:「恬淡虛無,其氣從之;精神內守,病安從來。」

 

但禪修無科學量測結果,總是較無法服眾。惟這正念減壓課程,因為是西醫,就有了一些較科學性的學術報告。但我不講專業嚴謹的學術報告,我只挑這「正念減壓」的科學量測成果中,令我驚嘆的部分來說。

 

研究發現正念減壓課程,可以大幅增強大腦左前額葉的活性,而大腦左前額葉的功能,和幸福感密切相關;研究顯示大腦可塑性是可延續的,也就是說修行的結果會累積,而且大腦功能不會因為停止修行而下降;它也可以讓腦部調節壓力和焦慮的神經纖維束連結更完善,讓壓力和焦慮的情況可以改善。最令人吃驚的發現,則是針對禪修經驗豐富的西藏喇嘛大腦研究實驗,正念練習與靜觀可以改變人的心智,進而改變大腦。

 

心意合一

 

這些研究發現當然須經更嚴格的論證,但世間有些事,只要不是怪力亂神,我是願意學習的,更何況學習解憂之法。聽完醫界朋友的說明,我實際去體驗了「正念減壓」課程。

 

這課程有太多難懂的術語了,依照我的看法,乾脆一點,如把「正念」直接改說「用心感覺」也許較能理解。「用心感覺」的方法,就容我說些實際的作法及感受。

 

第一招叫「禪定」。

 

「禪」字造得真妙,左邊一個「示」字,右邊一個「單」,表示簡單生活就是「禪」啊!修禪,並不是要你成為道行高深莫測的大僧,只是要你生活簡單,有了簡單省思,例如開車要專心,不能看手機等。

 

我再以一個例子來說,魚販為了保持魚的新鮮,在夏天運送時就會加冰塊,讓魚進入假冬眠狀態,到了賣場再解凍,魚兒又活蹦亂跳的,自然降低運送死亡的損失。同樣的,簡單生活就如魚兒假冬眠,讓身體健康得到促進。

 

第二招的動作就多了,包括「呼吸練習」「身體掃描練習」「瑜珈練習」「走路練習」,再容我用一些文字形容那情景。

 

「呼吸練習」是微閉眼,感受自己的呼氣與吸氣,感受空氣在全身的流轉狀況;「身體掃描練習」是微閉眼,用心掃描從頭到腳各部位,心裡並同時呼喊「放下」;「瑜珈練習」則是由各種筋骨舒展動作,把自己「痛」的部位記起來;「走路練習」則是專注自己每一個步伐,感受腳跟、腳掌至腳趾頭的狀態。

 

進行這些練習,我的感受是,這些動作再普通不過了,但忙碌的生活,竟讓我們忘記這些動作,以致呼吸緊促、身體僵硬、筋骨酸痛、走路歪斜,日積月累,不病才怪。

 

泥菩薩過江

 

不同的人參加「正念減壓」課程,就好像每個禪修的人,其領悟自是不同。我是凡人,我的領悟也平凡。

 

第一個領悟是找到藉口。

 

原因是這樣的。我練習「慈心禪」,不會因此就到達心慈的境界,只是口誦或心念一些話,但這些簡單的話,讓我有了藉口,有了臺階下。怎麼說呢?想想自己念的既是要有「慈心」的禪,豈能不心慈一點?加上日日念,竟也不計較了,雜念既除,憂心就真的不再。

 

第二個領悟涉及的是數學問題,容我再細加說明。

 

身體力行「呼吸練習」「身體掃描練習」「瑜珈練習」「走路練習」,當下要忙的事很多,要執行的程序動作也多,怎麼還有時間去惦記過去或憧憬未來?這樣講恐不容易明白,再舉最尋常的睡覺說明。

 

「正念減壓」課程教導睡覺前,必須專心掃描身體各部位,一一默念放下,再吸氣吐氣數回合,感受自己的呼吸,往往在練習過程中,因為放鬆而自然入睡,這是因為只面對當前一件事。

 

如果同時間,心裡還記著過去自己睡覺時間不夠,甚至檢討未來的睡覺改善計畫,這下子多了兩件事,用數學加一加數字,這樣一來,不就讓你的負擔多了兩倍,鐵定失眠。所以,我才說這是數學問題。看來只要用心感受做好當下的事,其它都不用管了,才是最合適的選擇啊!

 

你問我現在好嗎?我仍會「發牢騷」,也還會「憂心忡忡」,但有了「正念」輔助,用心去感覺當下,重點是踏出第一步,人生就真來了一次髮夾彎,健康也失而復得,生命就這樣再度璀璨漾開。名歌手翁倩玉所唱的〈祈禱〉,其中的一段歌詞很能形容現況:

 

「讓我們敲希望的鐘,多少祈禱在心中;讓歡喜代替了哀愁,微笑不會再害羞。」

 

當然,我也承認,泥菩薩過江,還是有可能自身難保。不過,誰說泥菩薩過江不能搭船啊!願這「正念」就是我的船,搭載我到各個港口。下船後,讓我繼續勇敢的攀登大地階梯,勇敢的撥開荊棘石壘,讓我在流金歲月,漫漫人生裡,不再踽踽獨行。

 

快樂處方3:練就「正念減壓」

 

從字面上來看,本來以為用正向思考就能減壓,其實是誤解了。「正念減壓」真正的意思,如果用「禪」字解釋,反而更恰當。這「禪」字拆開,就是「表示簡單」,生活要簡單,必須「用心感覺」當下所做的事,這才叫正念,就能減壓了。

 

故「正念減壓」課程中的「呼吸練習」「身體掃描練習」「瑜珈練習」「走路練習」等,就是為簡單生活所設計的課程,但是「活在當下」知易行難,「起而行」才是培養正念最關鍵的事情,如果你能堅持下去,總有一個時候,連上帝都會佩服。

 

天上人間事,用心感覺是王道。建議你,快去練幾招正念減壓的方法(市面上其它教人減壓的方法很多,如禪修、禪繞畫等,你可以選擇你所愛)。不知道如何行動?那就每天從刷牙、洗臉開始做吧,認真的刷牙、認真的洗臉(注意自己刷了幾次牙,洗了幾把臉)。

 

 

消除你胡思亂想的習慣後,擴大到做其它任何事情都是單一的(例如走路不再看手機,認真走路)。壓力自然獲得紓解,或許可以燃起你久違的快樂。

 

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,健康快樂每一天

 

(本文摘自《藍月升起:送你18個快樂處方》,圓神出版,陳創農著)

 

延伸閱讀

熱門文章

不要為了強求「沒有的東西」毀掉自己!承認自己過得不好!就是重返快樂的開始

撰文 :加藤諦三 日期:2021年04月23日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過高的自我期待一旦想透過「有面子」的方法去滿足撒嬌這種基本欲求,就會變成對自己不切實際的期待。被視為憂鬱症病前性格其中之一的,正是高到不切實際的自我要求。美國心理學家及精神病學家卡倫.霍妮(Karen Danielsen Horney)認為,這也是自律神經失調的特徵之一。

在這些疾病的治療中,最重要的就是降低自我要求的標準,只是對自卑感很重的人來說,他們的自我要求原本就有高到不切實際的傾向,更會在達不到目標時感到異常痛苦,進一步讓自我評價變得非常低。

 

為什麼他們無法降低對自己的要求呢?我認為這也是未獲滿足的撒嬌欲在潛意識支配的緣故,讓他們雖然想降低自我要求,卻又強迫自己不能那麼做。苦於某些強迫症狀的人,其實是不自覺地執著於滿足自己心裡的某項欲望。

 

具有憂鬱症病前性格的人,就算再累,也無法放下工作休息。儘管他們很想歇一歇,也很清楚適度的休閒更能提升效率,而且時間上的確做得到,但就是不會去做,他們就是無法對工作放手。在基本欲求未獲滿足的情況下成長的人,其潛意識會執著於滿足這些欲望。

 

前面說過,三十歲的成人無法像三歲的孩子那樣耍賴,不僅如此,還必須時刻維持著成人的體面,使得他們的自我要求往往高得不切實際,就算再累,也無法放下工作。這些內在其實沒有跟著長大的「虛擬成人」,很容易成為身心俱疲(burn-out)症候群(或稱「燃燒殆盡症候群」)的預備軍。

 

他們兒時的撒嬌欲明明沒有獲得滿足,卻認為自己心裡沒有這種欲求,還裝出一副沒事的樣子。這些人為了壓抑不斷冒出頭的欲望,將使內在的規範意識—也就是必須遵守道德、倫理、法律等社會性規則的意識變得非常強大。

 

不要為了強求「沒有的東西」而毀掉自己

 

基本欲求未獲滿足所帶來的悲劇,還不止於此。憂鬱症患者的思考,往往以「沒有的東西」為中心而運作。他們會為自己的缺乏而感嘆;聚焦於此的結果,又進一步產生寂寞感。

 

過分在意自己沒有的東西,並對此過度反應,使得他們一旦遇上小小的挫折,便很容易意志消沉。

 

明明是很容易修正和改善的地方,憂鬱症患者卻往往覺得一切無可挽回。為什麼憂鬱症患者會對「沒有的東西」過度反應、過分執著呢?這其實都是過高且不切實際的自我期待所導致的。對不可能之事抱持期待,也意味著否定自己與生俱來的特質;感嘆「我如果是某某人就好了」,也只是徒然浪費自己的天賦而已。

 

一旦被「自己沒有的東西」所困,就無法在現實中真正實現自我,因為滿腦子只想著那些高到不切實際的自我期許,並將所有的能量都浪費在上頭。

 

美國心理學家卡倫.霍妮在著作《神經症與人的成長》(Neurosis And Human Growth)中,這樣描述自律神經失調患者所追求的榮譽:將驅使自我實現的能量,轉移到實現「理想化的自我」。最後,因為能量用錯地方,使得人生遠遠偏離自然的軌道。

 

瑞士哲學家卡爾.希爾逖(Carl Hilty)在著作《幸福論》中寫道:我做了一切能力所及的事。現在我覺得自己獲得了釋放,肩上的擔子也消失了。就像清償了所有債務的人那樣輕快。希望妻子和朋友能獲得永生是愚蠢的。因為你期望擁有的,是自己沒有的能力;你想獲得的,是不屬於自己的東西。

 

的確,自律神經失調患者往往執著於「自己所沒有的」,卻在同時失去了「自己所擁有的」。

 

旁觀者當然很清楚地知道這有多不智,其實患者本人也很明白這一點,卻無法將目光移開。到這裡,我們稍微整理一下:基本欲求沒有得到滿足→高到不切實際的自我期待→執著於自己所沒有的,卻反而迷失了真正的自我。

 

「如實的自己」讓你更自在有些人之所以不喜歡與人交際,是覺得自己不擅長說話。但只要仔細探究,就會發現:他們期待的人際關係,是被別人捧在手心裡呵護。歸根究柢,仍是因為潛意識裡還有沒處理好的問題。

 

「所謂『活得好』,意思是接受如實的人生、如實的自己、如實的結果。抓住機會,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,並對結果感到滿足。」美國心理學權威大衛.西伯里(DavidSeabury)如是說。

 

會執著於自己缺少之物的人,其潛意識中一定有問題存在;參與他們成長過程的親近成人中,也多半具有自律神經失調傾向。

 

大衛.西伯里在著作《與焦慮共處》(How to WorrySuccessfully)中提到,患有自律神經失調、經常感到不安的人,在判斷別人的行為時,往往秉持著絕對主義(absolutism)—認為世界上存在著絕對且永恆的真理和標準。

 

問題是,什麼都要跟「完美」比的話,我們永遠是輸家。自律神經失調的患者在建立伴侶關係時,常讓對方產生一種「非得達成『不可能的任務』才行」的感覺。但殘酷的是,患者所愛的,未必真的是對方本身,而是願意為他「使命必達」的精神。

 

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,健康快樂每一天

 

(本文摘自《穩:學會接住自己,為不安人生解套的4堂課》,究竟出版,加藤諦三著)

 

延伸閱讀

熱門文章

會愛自己的女人,就能分辨男人的愛是真是假!「富愛」自己的人,配得上最好的一切

撰文 :王珣 日期:2021年04月23日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很多女人活著活著就忘記了女人最美的樣子,因為要忙著趕緊嫁出去。生活中退化得最快的一群女性,就是過早結婚生子的,她們往往更沒有鬥志,工作上更喜歡混、更沒有責任感。她們將丈夫、孩子視為生活的支柱,於是就有了「為孩子」將就婚姻和縱容渣男的藉口。

有些男人心裡困惑:「懷孕生孩子的女人就要傻三年嗎?」其實這樣的時間,或許更長。

 

有讀者留言給我:「我和丈夫生活二十多年,直到現在才發現他一邊偽裝好男人,一邊在外面搞曖昧。知道的一瞬間,我心碎在了這場二十多年的欺騙裡。」

 

二十多年都不知道自己丈夫渣,只有一種可能,不是渣男偽裝得多好,而是自己騙自己騙得好。你不知道什麼是好的,或什麼才是對自己好的時候,無非因為你離不開你抱怨著的生活。

 

任何一個會愛自己的女人,都不可能分辨不出男人的愛是真是假,都不會不知道什麼才是對自己好的生活方式。

 

女人不僅要富養自己,更要富愛自己。就像一朵花,富養是澆水施肥,而富愛是告訴它,你很美,配得上最精美的花盆,配得上插在女神的鬢角,配得上世人的讚美

 

整理眼前混亂的情感,改變不恰當的生活方式,跨越阻礙你的絆腳石,要為現實努力,要相信心靈的力量。

 

富愛自己的女人,配得上最好的一切。時光也會寵愛你,每天早上站在鏡子前,你會發現自己比五年前,甚至十年前,更美。

 

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,健康快樂每一天

 

(本文摘自《你有多獨立,就有多美好》,高寶書版出版,王珣著)

 

延伸閱讀

熱門文章

感恩的人,快樂自來!學樹時懷感恩,面對滄桑、面對繁榮,然後才會放下,走向自在

撰文 :陳創農 日期:2021年04月22日 圖檔來源:達志(示意圖,非當事人。)
示意圖,非當事人。圖/達志
  • A
  • A
  • A

人走茶涼,樹卻有情,你見它時,枝頭搖曳,彷彿熱誠歡迎你。滄海桑田,不妨學樹時懷感恩的心,唸個睡前「慈心禪」吧!感恩的人,快樂自來。

據說釋迦牟尼在無憂樹下出生,在菩提樹下覺悟,最後在娑羅雙樹下涅槃。

 

以色列人喜歡在庭院種無花果樹,並虔誠的在樹下祈禱,耶蘇也說:「你們可以從無花果樹學個比方,當嫩枝長葉的時候,你們就知道夏天近了。」穆罕默德更在結束禁食後,先吃椰棗樹的果實,這些先知,與樹都有不解之緣。

 

我們雖是平凡人,但與先知一樣,也都很親近樹。

 

小時候畫圖,都會在紙上畫幾棵樹,或許是因為生活周邊到處是樹,曾經走過、摸過、爬過,就在這潛移默化中,樹與我們做朋友了。

 

但遺憾的是,長大後對這些朋友常常不知其名,多數人只能以「那棵樹」稱呼。當看到獨角仙吸吮光蠟樹的樹汁,吮痕是一段一段不連續的,那是因為獨角仙怕樹的水分中斷而死。人們對樹若名字都叫不出來,恐不及獨角仙對樹的愛呢。

 

風情萬種

 

多關注樹吧,才知樹如人,形形色色。

 

人怕鬼畏痛,樹也怕鬼懼痛。

 

所謂樹怕鬼,指的是樹如獨立種植,不易存活,要種樹最好是一群,彼此擋朔風,彼此好照料。另外,樹更怕痛,所以種樹要在冬至後至清明之間,那時根已冬眠,移植時不易受傷。如有人在清明後移樹,那時樹枝已發嫩芽,此時移樹是在折磨它啊!如見此景,請發聲制止幫助它,因為勉強移植的存活率可不高哪!

 

許多種樹的朋友也告訴我,樹就像人一樣,也有一些特立獨行的樹,如多加了解,就越發現樹的世界真是浩瀚無涯。

 

多數人怕癢,有一種九芎樹也怕癢呢,我親自目睹過。

 

這九芎樹每年會蛻皮一次,新皮光滑無比,臺灣人戲稱滑到猴子都爬不上去,所以又叫它「滑猴樹」,我曾與種樹友人試試所謂的光滑程度,想不到它竟因我的輕撫而花枝顫動,真像人搔癢難耐,讓我大開眼界。

 

人有君子小人,樹也有君子小人。

 

黃楊木就是樹中君子。原來它的質地細密,有輕淡的香氣,人稱君子木,很受雕刻家的喜愛。

 

民間相傳這樹每年僅長一寸,閏年反縮一寸,的確是生長緩慢的樹。有君子就有小人,樹中小人眾多,像松柏、杉木、肖楠等都是,它們因落葉施放毒素,以致周邊沒有陪伴的樹群,注定孤獨。

 

相較於這些孤獨的樹群,相思樹家族興旺,孿生兄弟特別多,但個性均剛烈,不論是直幹相思樹、臺灣相思樹,或是耳莢相思樹等,因為是直根性樹種,一移植就死,只好從小苗開始栽培。

 

有些樹竟會散發特殊味道,像黃金寶樹有香水味,竹柏有芭樂味道,豬腳楠則有刺鼻臭屎味。

 

樹花滿枝頭

 

以上這些樹再怎樣特殊,依舊比不過枝頭開滿花的大樹,就像濃脂豔抹的人,總是引人注目,其中佼佼者,就像五月雪的桐花及六月鳳凰花。

 

「雄兔腳撲朔,雌兔眼迷離,兩兔傍地走,安能辨我是雄雌。」這是〈木蘭辭〉中的一段經典,油桐樹也有雌雄同體,我曾經撿起地上的油桐花仔細端詳,雄桐花竟有十株有花粉的花蕊,雌桐花則僅有一株沒有花粉的分叉柱頭。有種樹的友人告訴我另一個更簡易的分辨法,他說:「花瓣整朵墜落的是雄桐花,輕飄空中婀娜多姿的一定是雌桐花。」

 

令我更訝異的是,在滿地的桐花中,竟多是雄桐花,我對雌桐花稀少的感慨,借用曹雪芹那句:「花謝花飛飛滿天,紅消香斷有誰憐。」

 

五月後,接著就是鳳凰花開時。我曾住廈門,廈門的市樹就是鳳鳳木,櫛次鱗比的行道樹,多呈傘狀,印象中鳳凰花與木棉花火紅程度相當。

 

遙想當年,有關畢業的俗套落筆就是「鳳凰花開,又是畢業時節」。鳳凰花以最豔麗的身影,送走一批批莘莘學子各奔前程,也祝福他們畢業後歷經磨練,人人均可蛻變為浴火鳳凰。

 

但我對花樹的觀察,印象最深刻的卻是木芙蓉。

 

以前只讀過「出水芙蓉」這句話,指的是荷花,如有女子被稱「出水芙蓉」,那是讚譽。但認識木芙蓉,緣自所住社區的中庭就有一棵,本來不知其名,出入社區忽略它的存在。

 

有一天,它突然綻放了花朵,早上白色,下午粉紅,隔天下午又變為豔紅,但是短短兩天即凋落,憐惜這木芙蓉,竟比水芙蓉還紅顏薄命,有人又稱它為醉芙蓉,也許出自此因。

 

種樹豈能兒戲

 

一個地方要有良好的景觀,就必須多種樹,但種樹並不是挖洞澆水就好了,先要用心,有心塑造想要的意象。

 

我曾有種樹的經驗,在一座拱行橋下有寬約百米的排洪渠,從入口處種下約三百棵的巨尾桉,佇立橋頭,像極佛寺入口的天王諸神,護守大橋。

 

從橋頭往主樓,再種下兩排黃金寶樹,這些黃金寶樹原產澳洲,樹高可長到八公尺,樹葉呈針葉狀,聞之有芬香味。從入口一直延伸至路底,利用優美的樹籬,塑造一條黃金景觀大道。

 

橋前右灣大道周邊,再種一群樟樹,期待未來能有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效果。從樟樹林望去,每個路的轉折點,又綴以萬紫千紅的鳳仙迎賓,如果說這些鳳仙是仙女,那樟樹就是威武不屈的武士,這樣安排希望有紅花搭配綠樹的效果。

 

走到主樓大門前,再種一排層次分明綠葉盤錯的細葉欖仁,以高聳入雲天的氣勢,象徵著營運節節上升。

 

另外,大門前還有開黃花的黃槐樹、開紅花的羊蹄甲樹、雞冠刺桐樹,甚至秋天會變色的欒木。如果四季都有不同的樹開花,走近的人就印象深刻,易受感動。

 

我個人認為種樹的意象,是一種藝術,沒有對錯,只要用心就好。如果走在人行道上,突然被一棵樹橫阻在前,只好被迫繞彎通過,這就是不用心種樹。

 

若將大樹、路燈就都移在道路外側,就可讓出一條筆直的道路,全臺灣的行道樹如都能這樣種,多年後的陽光、燈光、星光,必然映照在各地的行道樹下。所以筆直的道路,其實是用心得來的。

 

寓意深遠的別名

 

臺灣人喜歡為樹取名,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具有臺灣味的苦楝及茄苳。

 

苦楝是臺灣原生樹種,過去平地到處都是。當時窮人平日取其枯枝當柴燒,死後因沒錢買棺材,死後竟就地取材,把質地鬆軟的苦楝挖洞充當棺材,有人為窮人抱不平,認為窮人生前生活困頓,身後事竟也如此草率,感嘆「可憐!可憐!」 (臺語音近似苦楝!苦楝!)這樹名隱藏了深深的關懷。

 

有人曾問我,最喜歡什麼樹?我馬上回答是茄苳。這茄苳的臺語叫「加冬」,意思是祝福大家過好冬,所以茄苳樹是吉祥樹。樹幹筆直宏偉,樹冠呈傘狀,少病蟲害,重點是落葉少,省去打掃清理的困擾,我在臺灣各地種了許多茄苳樹,希望代我祈禱各地的朋友生活美滿。

 

我不是樹的專家,只是一個愛樹人,提到這麼多有關樹的典故,只是希望大家開始關注樹,用心去愛樹。臺灣為何青山翠綠,樹種繁多?也有關臺灣的發展歷史。

 

樹後是一頁歷史

 

臺灣歷經荷蘭、明鄭、清廷、日本統治,人雖已走,樹卻留下來了。這些歷史的過客,為臺灣移來不同的樹種,銀合歡、芒果是從中南美洲傳至印尼、菲律賓,再輾轉來臺灣的;果樹中的楊桃、文旦、荔枝、龍眼源自華南;日本人更從世界各地移來大量的樹木,像椰子樹、南洋杉、木麻黃。

 

這些過客,因為樹,總算對臺灣有一絲憐憫的心。約四百多年前,當荷蘭人渡海從臺南安平登陸,眼看海風蕭瑟,海邊竟無防風林,於是從殖民地印尼移植了水黃皮,因為那時只有荷蘭人知道,這樹調皮,這樹怪異,這樹竟然夏天落葉,冬天葉子卻青綠茂盛,九重風吹也不怕,它變成臺灣海岸的防衛軍。

 

從不同的視角看樹,就像在看生命的歷程,看歷史的流轉。為什麼說樹可見證歷史呢?這是因為人的生命有限,擔當的職位更是有限,常見上任時以種樹紀念,惟不久後即去職,但已種的樹管它人事興衰,依然屹立不搖。

 

世界各地有悠久歷史的名勝古蹟,最常見的一定是巍巍巨木,例如嵩山少林寺,寺外即聳立有數百年的銀杏,平添古意。柬埔寨著名的吳哥窟,其中百年蛇木竟與寺廟主體建築糾葛一起,後人不忍砍除蔚為奇景。

 

現代見證歷史著名的樹,尚有美國白宮前的木蘭樹。

 

這棵大樹也叫「傑克遜木蘭樹」,因為是美國第七任總統傑克遜種的。這樹的背後有一個大悲大喜的故事,傑克遜在一八二八年贏得總統大選,理應是喜事一樁,誰知他心愛的夫人,竟在他當選後幾天去逝。

 

傷心之餘,傑克遜在入主白宮後,就在白宮南草坪前,特別種下一棵來自田納西州老家農場,也是她妻子最喜歡的木蘭樹。

 

這棵木蘭樹,歷經三十九任總統,它見證美國兩百年歷史後,終於老到腐朽必須面臨砍除,但它終究是歷史的象徵,誰敢砍除?最後的決定以喜劇收場,老樹雖被砍除了,但又在老樹原處種一棵新的木蘭,讓這棵見證歷史的老樹傳承一段美好的真愛故事。

 

我從孩提時就有愛樹的心,在臺灣及廈門一些地方,也種了好多的樹。樹彷彿是我們一生的隱喻,有時落葉,有時滿蔭;有時花開,有時花落。不同時節的樹,正如我們的人生,必須面對滄桑,面對繁榮,然後才會放下,走向自在。

 

 

有句話說:「人走茶涼。」但樹不會的,我偶爾會去看以前種的樹,當各地的朋友人事已非,但那些樹啊,總是迎風搖曳,熱誠歡迎我。佇立樹旁,總會陷入往事的濃情,茶就不再涼了。

 

如問我多年後再探親植的樹,有什麼樣的心情?我借用關漢卿的讚語:「巧笑迎人,文談回話,真如解語花。」人與樹的情感,翠綠的傘葉婆娑是巧笑迎人,枝頭搖動就如文談回話,並不是所有的樹都會開花,但我確定所有的樹雖然默默不語,但它們一定如解語花。

 

總歸一句,樹就是有情。

 

快樂處方1:睡前「慈心禪」

 

心存感恩,對一個人情緒有穩定的作用。每個人的宗教信仰或許不同,感恩的心卻可以一樣。

 

感恩的人,會祝福每個人過得好,「慈心禪」就是練這方面的功夫,這方法來自佛教禪學,要我們不追求瞋念,無作為,祝福的對象,可以依序選陌生的人、朋友、家人、自己,進行方式是針對上述對象依序默唸:「願○○平安,願○○健康,願○○快樂,願○○快樂地善待自己。」順序內容如亂了也不用在意,這只是提醒你感恩而已。

 

有人說:「一斗米養個恩人,一石米養個仇人。」我也曾抱怨某些人的無情無義,但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你,只有感恩才能化仇恨,因為這些人是你現世的老師,你能放下,就少個仇人,如果你練會「慈心禪」,就不會把仇恨放心底。

 

我在臺灣各地種了許多樹,每次重回舊地,發現這些樹的枝葉隨風搖曳的樣子,彷彿揮手歡迎我的歸來,並叩首向我感恩,所以我稱它們為「有情樹」。

 

人是該學樹懂得感恩,你看風月有情,那照拂就日日夜夜。建議你,睡前不妨唸個「慈心禪」,或用禱告等類似方法練習感恩。

 

剛接觸這方法,原本抱持不相信的態度,想不到日復一日沉浸其中,心寧神靜,心存感恩的心,原諒討厭的人,如同樹般的有情後,或許可以燃起你久違的快樂。

 

點我加入幸福熟齡FB粉專,健康快樂每一天

 

(本文摘自《藍月升起:送你18個快樂處方》,圓神出版, 陳創農著)

 

延伸閱讀

熱門文章